点击关闭

五分pk拾开户:《靜下心來》(組詩)

  • 时间:

五分pk拾开户:

□趙澤波

走失的炊煙

回鄉的路不再委婉成詩行

腳步卻總是迷失

老屋學會了捉迷藏

一片瘋長的竹林蒙住了雙眼

遠遠地,煙囪的守望長出青苔

高高的炊煙,已隨我走散

在風中失去地址

當年,老屋和爺爺煙癮一樣大

灶塘是它的煙斗

煙囪是它的煙桿

煙絲是奶奶手中用不盡的柴禾

炊煙裊裊

老屋把煙熏火燎的日子

抽得熱火朝天

如今煙囪還在

炊煙卻杳無音信

不知山那邊的一抹雲彩

是不是它在徘徊

那就在祖墳前點燃一支香吧

讓這精靈袖珍的煙火即刻上路

把走失的炊煙找回來

鄉村即景

茅草比雜草肆虐

牽牛人還在失傳的山歌里打盹

牛繩已不知去向

各家的一畝三分地

把自己打扮成故事和傳說的樣子

界限藏於人心

早已停止熱鬧的紛爭

一些土包悄悄隆起

逐漸有了熟悉的姓氏

幾間零落的瓦房佝僂成祖宗的慈祥

面目模糊但親切有餘

大門心不在焉

鎖住門環上最後的體溫

老井已入定

汲水和挑水的聲音還在來來往往

整個村莊已倒影成一汪寂寥的深邃

難以打撈起半點星光

突然,一股熱流打破沉默

當年隨我走失的井水終於找到親人

從眼中汩汩地冒出來

老屋

即使原地不動

也難掩步履蹣跚

高高脊樑下

被時光抽打得傷痕纍纍的

那些忠誠的柱子

還穩穩站在礎石上

每塊青瓦庇護下

那些安謐或動蕩的腳步

還在迴響

多少至親血脈

還在溫暖流動

模糊的只是

相近的容顏

你和故鄉的名字混在一起

嵌入同一種方言和姓氏

成一方水土

一種習慣

一段血緣

你已不是房子

一根根執拗的樑柱站在那裡

分明就是那一輩輩

從來沒有離開過的

祖宗

靜下心來

靜下心來

把一小截時光碎片

嫁接在桌子板凳椅子上

都能長出一首綠色的詩

給匆忙指一條出路

給日程放個假

這一刻,只需要靜下心來

用目光長出的手指

捋捋頭髮、鬍鬚和呼吸

給慾望留一方空白

種一片遼闊的澄眀

靜下心來

放下不能放下的

很多事,不言而喻

底線

忽明忽暗

切近而遙遠

你就住在心跳附近

長滿隱秘的鋒刃

以神一樣的等待

注視每一次脈搏

萬馬奔騰

虎豹出沒

牛羊如雲朵漂移

在遼闊的草原和森林

你手持陽光的皮鞭

守護青草、甘泉和秩序

安放種子的流浪

指引翅膀的飛翔

讓它們在冰雪到來之前

找到回家的方向

風雨雷電已收入囊中

山巒和河流都用跫音一一清點

遠方越來越近

夢境觸手可及

沿着你深邃的目光

每一次的抵達都是超越

而非逾越

賣柑桔的老婦人

就一個小紙箱

隨意擺在小區門口旁

人和箱子里的柑桔

在暢通的人行道上如鯁在喉

微微彎曲着行人的腳步

這是我在城市角落見過的

最小的生意

小到城管難以發現

小到可以根據城管的動向

隨時變成路人甲

我匆匆路過

從未看清過她的臉

直到有一天,整條街除了我

沒有一個人經過

我和老婦人互為孤獨

俯下高高的目光

順着孤獨從柑桔爬到她臉上

滿臉的斑痕和皺紋和無助啊

霎時擊疼了我中年的傲嬌

這個老婦人,竟讓我在遙遠的都市

邂逅了母親多年前的表情

多久了啊!我沒仔細看過母親

她的臉成了最熟悉的陌生

一陣隱痛突襲了我

我不得不蹲跪下來

箱子里柑桔似火

瞬間滾燙了我的雙眼

燒烤攤

比烤串油煙味還濃烈的,其實是

老闆娘的臉

熏得男食客集體失憶專家的告誡

「吃一串燒烤的危害

相當於吸一包香煙」

碳火保持文靜、隱忍、持久的熱度

但不失猛烈

瞬間便把慾望烤得

遍體透香,油漬爆濺

「偶爾吃幾串,無關大礙」的解釋和

借口

讓人感到老闆和食客

成了一群共謀陰險的人

美人多禍,美食多戕

每次路過燒烤攤

我都先把自己放在烤架上

滋滋的烤上一遍

確認疼痛后

迅速離開

傷口

我要把自己變成一朵花

疼痛是養料

越疼痛,就開得越鮮艷

寂寞是土壤

越寂寞,就開得越芬芳

那些猥瑣的呻吟

還沒有來得及溜出喉嚨

就被我早已愈合的兩排牙齒

提前咬斷

我要把自己變成一幅畫

紅色是主基調

是忙碌的血液在製造春天

運送溫暖

藍色的藥水是天空和海洋

預示生命的遼闊

觸手可及

白色的紗布是一片雲

鋪開未來的詩箋

當然也要有一點點黑色的結痂

用來擊退

長夜的抵達

醫生說

骨折的地方長好后

比沒有骨折的地方更結實

而我只是一塊或大或小的

被割裂或者刺破的血肉

用時間和記憶

就可以把自己縫合得

嚴嚴實實

這樣,就足以抵禦一切最鹹的鹽

包括汗水和淚水

/作者簡介/

趙澤波,70后,四川省作家協會會員,詩文散見於《人民日報》《作家文摘》《詩刊》《星星》《綠風》《草原》《草堂》《知音》《遼河》《大河》《歲月》《陽光》《四川文學》《青年作家》《思維與智慧》《散文詩世界》《中國詩人》《椰城》《少年文藝》《國際日報》(印尼)等數百種報刊。獲全國各類文學獎十余次,出版詩

文集6部,現居廣安。

倪大红自曝曾用名

【五分pk拾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