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播报稿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江苏-梳理完龚品文、刘海涛组织的4个特征

郑爽与张翰同框

庭审现场

通過這些手段,龔、劉等人發了大財。劉海濤供述,他從事放貸生意后掙到了六七百萬元,最多一年是2017年,賺了300多萬。案件破獲后,從所有被告人處查出的借條金額高達4000餘萬元,資金流水上億。

長安街知事獲悉,該案主辦檢察官侯穎慧在正式起訴前幾日發現自己已經懷孕,她沒有告訴同事,而是默默地繼續辦案,每天晚上起碼要忙到11點多才回家。

類似行為不勝枚舉,他們通過貶低、侮辱司法機關,達到威嚇群眾、壯大聲勢的目的。

2014年12月5日,劉海濤發佈在派出所視頻,並回複評論「準備進去搶人」;

在沒有現成案例的情況下,當地司法機關靈活運用法律精神、恪守法治原則,將其辦成鐵案,為江蘇省乃至全國懲治「軟暴力」打造了先試先行的樣板。

常熟市公安局唐宇警官告訴長安街知事,他們堅持既打早打小、又打准打實,決不放任黑惡勢力的囂張氣焰,能以尋釁滋事罪辦理案件的堅決辦理,並積累證據、等待合適時機。

根據《刑法》第294條,認定黑社會性質組織應同時具備4個特徵:組織特徵、經濟特徵、行為特徵和危害性特徵,其中行為特徵是:以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有組織地多次進行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

2018年1月23日,黨中央部署在全國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25日,江蘇蘇州常熟市某微信群中彈出一句話:「嚴打開始了,兄弟們注意了!」

「進化」至高級形態的「黑社會」2017年1月28日是大年初一,在常熟打工的王大軍回到蘇北老家過年,正當一家人早上開門準備放鞭炮時,迎面而來出現一個碩大的花圈,令所有人的笑容僵硬了……

該組織還有一個重要特點,就是傳染性極強,會像病毒一樣迅速傳播。龔品文有一名情婦吳某,她同樣組織一個惡勢力犯罪集團,干起「軟暴力」討債的生意,2年多非法獲利達1000餘萬元,導致一些原本經營良好的民營企業被迫停業。

單個來看,「軟暴力」行為情節輕微、後果也不嚴重。即使受害人報警,討債人手持欠條、聲稱「欠債還錢、天經地義」。辦案民警對此無可奈何,大多通過民事調解途徑解決,或者拘留,難以治本。

常熟市檢察院侯穎慧檢察官告訴長安街知事,在該組織主要成員陳春雷家中搜出了一本法律彙編書籍,已經被翻爛了。

如果討債無果、或欠債人遠走他鄉,他們會把騷擾目標轉向欠債人的父母、配偶、子女、親友等。欠債人若開辦企業,他們就會上門滋事、阻礙正常的生產經營,嚇得合作者不敢來洽談業務。

看到《意見》后,有辦案民警高興地說:「堅持了幾年,總算見到陽光了!」

——常熟市檢察院在公安機關立案之初就提前介入,全程跟蹤,僅用45天就審查梳理了112本卷宗、1400餘份筆錄、76張證據光盤、50餘冊賬本、1200餘份借條、500G電子證據,形成1248頁70餘萬字的審查報告,高效完成了對9名被告人、8個罪名、180餘筆事實的審查。

對於此案,蘇州市檢察院王勇檢察官作了一個精彩的比喻:「司法人員好比是漁夫,犯罪分子是魚,法律是我們手中的漁網。魚兒不會自投羅網,有經驗的漁夫能夠吃透法律精神,用好手中的網,成功捕到大魚!」

雖然天怒人怨,對該組織的打擊卻存在一定的難度——他們並非傳統意義上的「黑社會」,而已經「進化」到了更高級的階段。

本文来源:长安街知事

長安街知事注意到,「軟暴力」絕不局限於江蘇省,近年來,浙江、福建、陝西、遼寧等省份都出現了類似情況。

图片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2018年10月23日,常熟市法院一審宣判,對龔品文數罪併罰判處有期徒刑20年等刑罰,對劉海濤數罪併罰判處有期徒刑18年等刑罰,對其他成員分別判處有期徒刑2年6個月至15年不等的刑罰。

千里迢迢來送花圈的,正是龔品文、劉海濤的「小弟」。這二人在常熟大名鼎鼎,從2014年7月起糾集一批人馬,有組織地實施了開設賭場、非法放貸、非法拘禁、強迫交易等違法犯罪活動。

俗話說:「癩蛤蟆跳腳背,不咬人,膈應人」,「軟暴力」的負面影響絲毫不遜於傳統的暴力手段。例如,2016年5月3日13時許,劉海濤等人持關公刀、砍刀等數把管制刀具,在某露天公共停車場演練劈砍動作,並將過程錄製成小視頻、發到朋友圈,公然炫耀武力。他們還多次在朋友圈中發佈暴力血腥圖片、視頻,聲稱這就是欠錢不還的下場。

僅僅10天後,這個以龔品文、劉海濤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就落入法網。

善於規避法律,敢於「叫板」司法機關

2015年7月22日,龔品文指使「小弟」到常熟市看守所門外,以拉橫幅的手段進行滋擾,並將現場照片發至朋友圈;

2016年8月20日,劉海濤發佈警察、警車出警視頻,配文「欠錢人的保護傘」。

——常熟市法院用1個多月時間仔細閱卷,不斷與公安、檢察機關溝通協商,就案件事實、證據及具體法律適用等問題開展專題會商;兩次召開庭前會議,合議庭連續5天開庭公開審理,在國慶節、夜間加班加點書寫判決書,形成429頁近25萬字的判決書。

此後,公檢法機關迅速行動、雷霆出擊!

侯穎慧說,經過大量複雜細緻的工作,梳理完龔品文、劉海濤組織的4個特徵,足以證明他們是黑社會性質組織時,她終於感到心中有底了。

公檢法雷霆出擊,懷孕檢察官堅持辦案

——常熟市公安局於2月1日正式立案,並向蘇州市公安局彙報,請求上提一級、異地用警、用掃黑除惡的思路辦案,2月4日展開抓捕。100多位民警放棄春節、清明、五一的休息,連續奮戰4個多月,完成了案件偵辦。有民警感冒生病了,掛完鹽水、拔完吊針,馬上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中。

厚厚的案件判决书

近日,長安街知事赴江蘇採訪,從這起案件中觀察到黑惡勢力涉足的新領域、採取的新手段、呈現的新形態,並還原一線辦案人員付出的艱辛努力。

在同一地區反覆、長期地實施這些行為,勢必給群眾帶來巨大的心理恐慌和精神壓力。幾年間,該組織致使17人不敢報案、7人有家不能回、2戶變賣房產、2人罹患抑鬱症、3家企業被迫關停。警方在辦案中發現,提起龔品文、劉海濤的名字,受害人唯恐躲之不及。

該組織的一個重要特點是,非常重視研究法律、積極鑽法律的空子。龔品文曾諮詢律師,求教在討債中如何規避法律風險,然後一一培訓「小弟」。

他們主要靠放高利貸發財,並使用「軟暴力」手段討債,除了過年送花圈,還包括:跟蹤滋擾、貼報噴字、拉掛橫幅、打砸玻璃、膠水堵門鎖、高音喇叭喊話、逼人跳入糞坑、強迫提供家政服務,以及雇傭老年人、殘疾人、艾滋病人上門鬧事等。

今年1月,案件二審,維持原判。龔品文、劉海濤案件,是江蘇省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領導小組首批掛牌督辦案件之一,也是專項鬥爭開始后江蘇首例查處並宣判的「軟暴力」涉黑案,入選了2018年度江蘇法院十大典型案例。

在大多數人印象中,「黑社會」多是用拳頭、砍刀、槍械開路,靠暴力壓制、打打殺殺牟取利益。事實上,在經濟發達的江蘇,尤其是蘇南地區,「軟暴力」才是近年來黑惡勢力採用的主要手段,這在龔品文、劉海濤這裏體現得尤為明顯。

而從以往的辦案經驗來看,「軟暴力」很難與行為特徵畫上等號。因此,是否要打?如何去打?打到什麼程度?怎麼量刑定罪?都存在爭議。

在龔品文、劉海濤等人作惡之際,「軟暴力」這一名詞尚未問世,不僅相關法律是空白,江蘇乃至全國範圍內都沒有可供借鑒的明確案例,這為辦案帶來了很大難度。

今年4月9日,兩高兩部聯合印發了《關於辦理實施「軟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明確將「軟暴力」納入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範疇,並列舉其表現形式。對照來看,江蘇司法機關的辦案思路,是符合中央精神的。

2018年1月,兩高兩部印發了《關於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將多種「軟暴力」行為認定為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特徵,為依法打擊提供了依據。

由於自信遊走在法律的邊緣,龔、劉等人甚至敢於向司法機關「叫板」——

今日关键词:北京经济补偿基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