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妈妈带着两个孩子回到了隔离酒店-最新国内新闻-泰州新闻夜班车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播报稿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孩子隔离-奇奇妈妈带着两个孩子回到了隔离酒店

外交部新任发言人

奇奇大腿根抽血疼得號啕大哭,但奇奇媽媽後來發現,穿上隔離服的醫護人員行動受到一些影響,但為了又快又准地完成抽血,醫護人員屏住呼吸,全身繃著勁兒,身體發出的汗在護目鏡上形成水汽。「每次給奇奇抽完血,我們的手都是抖的。」護士長王穎說。

她說,因為自己一家人從武漢跑來,導致整個酒店一層被隔離封閉,每天工作人員消殺多次很辛苦,給大家帶來了很多不便。而想象醫療資源緊張的武漢本地,自己就不會再生出「倒霉被感染」的想法,反而因為一到北京就被檢查出感染后隔離而感到慶幸,「沒有把傳染源帶給更多人。」

2月14日出院當天,奇奇媽媽一直表達着感謝和愧疚。

奇奇一家來自湖北武漢,到北京旅遊過年的計劃早在半年前就已經制訂好。這支「家族旅行團」共6人,奶奶、爸、媽、10歲的姐姐、6歲的哥哥以及9個月大的奇奇。出發前一家6口一切正常,期待着在北京暢玩7天,清華、北大、故宮、頤和園、圓明園該預約的門票全部準備齊全。

從1月26日開始,十幾天的時間,這個6口之家一直處於分隔三處的狀況下。

「她知道醫護人員可以到病房外面,也想讓他們帶她出去。」奇奇媽媽笑着說。

大夫張偉聽說奇奇媽媽生了口腔潰瘍,給她開了三服中藥,沒過幾天,潰瘍調理好了。「這可以算是一個轉變吧,對於醫院的信任感提升了。」隨着對醫院環境慢慢熟悉,奇奇看到「全副武裝」的醫護人員也不再害怕,有時候反而伸手「求抱抱」。

經過19天的治療和觀察后,北京市年齡最小的新冠肺炎感染者,9個月大的奇奇(化名)出院了,一同走出病房的還有她的媽媽和姐姐。

「其實這是一個非常暖心的舉動。」奇奇媽媽說,奇奇只有9個月大,可以想象離開媽媽她會有多害怕,況且孩子尚在哺乳期,考慮到這些,由於患者都是輕症,一開始醫院便讓奇奇和媽媽入住同一間病房。大女兒確診時同樣是輕症,按照2月時北京市相關要求,地壇醫院主要收治重症患者,但考慮到家庭情況,大女兒還是被送到地壇醫院隔離治療。

一家人分隔三處2月1日,10歲的大女兒被確診,也送進了奇奇和媽媽的病房。

「那段時間我每天半夜都要醒好幾次,給三個孩子一遍一遍量體溫。」1月20日晚,鍾南山院士接受媒體採訪時確認,新冠病毒存在人傳人情況,奇奇媽媽心裏的不安進一步增加。

第二天,高燒將近39攝氏度的爸爸到醫院就診,當天被確診為新冠肺炎感染者,隨後被解放軍總醫院第五醫學中心收治(現已出院)。隔離的日子從這時候開始了。奶奶、奇奇媽媽和3個孩子作為密切接觸者被隔離在酒店觀察,整個樓層被封閉式管理。每天有醫生來做新冠病毒核酸檢測。

入院后需要進行一系列常規檢查。抽血化驗、CT肺部掃描篩查判定兩位病人的病況。但不同於成人,奇奇只有9個月,身上血管太細,一針紮下去抽不出血的情況也有發生。為了減少對嬰兒血管的損傷,醫護人員選擇在孩子大腿根部抽血。「我吃藥檢查都可以,但看着孩子抽血哭得撕心裂肺,做媽媽的心裏真的太難熬了。」

回到賓館的奇奇一家6口重新團聚,接下來迎接他們的是14天的隔離觀察期,雖然不知道隔離結束后一家人接下來要去哪,但至少眼前這一關是要跨過去了。

奶奶獨自帶着孫子在酒店隔離,因為常常着急,也讓奇奇爸媽在隔離時期十分擔心。「老二比較調皮,不愛好好吃飯,也不太聽話。」中關村醫院預防保健科公共衛生醫師王磊,負責監護和照料他們,每次去都會問孩子想玩什麼,並在禮物中夾上小卡片,寫上祝福的話語。奇奇哥哥說想要黏土,其他醫護人員並不了解這是什麼,但有着一歲零八個月大孩子的王磊一下能響應孩子的喜好,並在第二天準時帶來。

雖然彼此分隔,但媽媽、爸爸和奶奶每天都會使用手機聯絡。「而且我們很有默契,如果發現對方今天情緒特別低落,就會馬上調整自己的狀態,鼓勵帶動對方。」奇奇媽媽說,三地隔離期間,丈夫對她說,「我們已經很幸運了。」給了她很多力量。

1月20日,剛在酒店辦理好入住,爸爸發燒了。

「她就一刻不離地緊緊粘在我身上。」媽媽知道,奇奇有很強烈的不安全感。

帶着嘴裏突然生出的6個大潰瘍,媽媽帶着奇奇住進了隔離病房。

2月14日出院后,奇奇媽媽帶着兩個孩子回到了隔離酒店。將近20天沒見的兒子看到媽媽紅了眼眶,卻又有些不好意思。奇奇媽媽說,老二在賓館用王磊送給他的黏土捏了一個泥人。泥人身穿藍白色衣服,臉上兩團紅撲撲的暈,嘴角微微上翹。他說,這是還沒見過長相的王磊叔叔,泥人的腳下是一些五顏六色的小泥塊,代表被打敗的病毒。

奇奇也早就不再害怕,常常上一秒抽血疼得哭,下一秒就被逗得笑起來。

完全的信賴「看這個小鱷魚,咬一咬你的小腳。」醫護人員逗着奇奇,用血氧檢測儀夾住孩子的腳,儀器顯示,血氧99%,心率98,一切恢復正常。這是在地壇醫院住院隔離的第五天。

2月14日,地壇醫院,新冠肺炎患者:9個月大的奇奇(化名)及其媽媽、姐姐經過治療后出院,醫院為一家人準備了鮮花和鼠年吉祥物。

本文来源:新京报

1月31日,北京市新冠肺炎防疫發佈會上透露,奇奇一家6口人按既定計劃從武漢來京旅遊過年,抵京后,爸爸發燒被確診,此後奇奇和媽媽、姐姐也先後確診。

五天的時間里,奇奇和媽媽對醫生的認知從懷疑、不安到感謝和理解。

最讓她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1月25日,9個月大的奇奇突然發起高燒。最高時燒到了38.8攝氏度。此前還抱有僥倖心理的媽媽堅持不下去了,第二天,母女倆前往北京地壇醫院,當天兩人確診感染並被隔離。

第一次拍CT時,奇奇因為發燒異常煩躁,但拍片位置不能發生偏移,為了盡量不給孩子使用鎮靜劑,放射科的李碩和奇奇媽媽、護士一起上陣,使出渾身解數哄孩子,「爭取哄睡著了。」同樣是一名「奶爸」的李碩,在為奇奇檢查時,會細心地把除去胸部的所有部位都進行防護,力爭達到攝影條件最優化、圖像最清晰,同時,照射劑量最低。

奇奇媽媽問醫生,是不是可以停葯了,醫生看過病例分析后,給了肯定的答案。

「剛進來的時候,感覺我們母女倆就是相依為命。」隔離病房門窗全封閉,房間因為運作時時發出轟轟的響聲,另外一側設有一個小的傳遞窗,外面醫護人員遞送物品房間里的那層窗子必須關緊,等放完關好窗,奇奇媽媽再打開拿進來。

「抓住人就問,什麼時候可以出院」

為了預防感染,整個區域的醫護人員都是「全副武裝」,護目鏡、防護服、口罩、手套、鞋套全身封閉,最好的辨認方法是依靠他們在防護服上寫下的名字。這身裝備嚇到了只有9個月大的奇奇。加上環境變換,每次有醫護人員進入房間檢查或詢問情況,奇奇都會號啕大哭。

每天,王磊還會給奇奇一家發很多鼓勵的語句。「肯定沒問題的,這些話好像誰都可以說,但在我們特別消沉焦慮的時候,有人在旁邊給你加油,就會特別安心。」奇奇媽媽說。

奇奇發燒了1月26日晚11時,北京市衛健委通報稱,在新增患者中出現了當時全國年齡最小的確診感染者——9個月大的奇奇。

「老二問我,這個醫生怎麼對我們這麼好啊?」奇奇媽媽在微信上把這句話轉達給王磊,王磊回復,醫生不就是病人的保護神嗎?

因為是計劃7天的行程,奇奇一家帶的東西並不多,孩子的紙尿褲、濕紙巾等也早就用完。醫院的醫護人員發現后,自發給奇奇買了這些生活用品,同時孩子又正到了需要吃輔食的時候。護士長王穎給奇奇買來果泥、小餅乾、香蕉,營養科專門給孩子「開小灶」,米粥、面片湯、雞蛋羹……每天不重樣兒。

奇奇媽媽說,那段時間的自己焦慮不安到極點,「抓住人就問,你為什麼要做這項檢查?有什麼用?我們什麼時候能出院?」她看到報道里說,針對新冠肺炎目前沒有有效葯,自己因為癥狀較輕,做霧化、吃艾滋病用藥——克力芝和一些益生菌調整腸道菌群。醫護人員告訴她,「你只需要相信我們。」但她心裏的問號與日俱增。

今日关键词:高考倒计时10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