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向阳向富裕县法院起诉富裕县公安局-胜芳新闻-迅雷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播报稿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故意公安局-刘向阳向富裕县法院起诉富裕县公安局

大众车排放门损失

對劉向陽而言,三千多元的國家賠償金當然並不多。但是,這一賠償無疑具有象徵意義。它意味着,劉向陽此前的維權行為是正當合法的,司法守住了正義的底線。這無論如何都值得欣慰。

黑龍江公務員發舉報視頻被拘 后獲國賠3000多元

當然,劉向陽的網帖舉報不是沒有瑕疵,比如在他舉報中稱,「案件第一手資料被故意銷毀」。丟失的案卷是否有人「故意銷毀」,確實不能武斷地下結論。但在總體事實無誤的前提下,這畢竟屬於細枝末節的問題,沒有必要上綱上線。考慮到劉向陽幾百畝林地被毀,警方卻遲遲不破案,甚至案卷都弄丟,作為受害者,劉向陽心中有些怨氣,表達有些情緒化,有不嚴謹之處,其實都是可以理解的。面對劉向陽的舉報,當地警方需要反省的是自己工作的不足,而不是給公民舉報挑刺。

尊重公民表達權和監督權,是各級執法部門必須學會的一課。劉向陽勝訴不只為司法審判樹立了一個標杆,也給更多執法部門以深刻的警示。

據報道,2018年,黑龍江齊齊哈爾市公務員劉向陽因在網上發帖批當地警方「瀆職不作為」被拘留,事後,劉向陽起訴富裕縣公安局,請求法院撤銷這一行政處罰,並賠償精神損失。近日,齊齊哈爾中院二審判決當地警方違法,認為劉向陽「通過微博發佈視頻的行為,是出於維護合法權益的目的,針對富裕縣警方執法行為的公開批評,並非發佈虛構事實」,同時判令富裕縣公安局向劉向陽給付國家賠償金3159.4元。

2019年11月15日上午,黑龍江省富裕縣副科級公務員劉向陽收到了富裕縣公安局副局長劉英飛送來的3159.4元國家賠償金。事件源於一起十年未破的林地被燒案,劉向陽報案多年後無果。2018年4月,他發佈舉報視頻,迎接他的是警方的10日行政拘留。之後,劉向陽向富裕縣法院起訴富裕縣公安局,請求法院撤銷這一行政處罰,並賠償精神損失,並要求富裕縣公安局消除影響,公開道歉。

對國家機關進行建議和批評,是憲法賦予公民的合法權益。十九大報告也明確提出,要「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知情權、參与權、表達權、監督權」。

本文来源:新京报

網上發帖,只要不是憑空捏造事實,就屬於合法的公民表達和監督,理應獲得執法機關的尊重和保護。但劉向陽基於事實的舉報,卻被當地警方認定屬於「散布謠言,謊報險情、疫情、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擾亂公共秩序」,因此給予其行政拘留10日的行政處罰,明顯於法于理不合。

劉向陽之所以能討回公道,源自他的契而不舍。作為一名當地公務員,公開與當地公安局叫板,所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礙於體制內的身份與政治前途,他也可以選擇息事寧人。但他沒有。從網絡公開舉報,一而再,再而三起訴,他堅定為自己權利而奔走。從他的身上,我們看得到的是一種彌足珍貴的維權品質。

2018年4月11日,在富裕县拘留所的刘向阳。受访者供图

而作為齊齊哈爾中院,捍衛司法公正,為受冤屈者討回公道,更值得欽佩。在司法實踐中,「民告官,難告贏」,向來是突出的問題。由於法院人財物等各方面都受制於地方,不少時候,法院要想公正裁判,向違法行政行為說「不」,往往要面臨各種壓力。而齊齊哈爾中院為劉向陽主持公道,體現出一種責任擔當,正是這種擔當,最終守住了公平正義的「最後一公里」。

一個正常的網絡舉報,不僅讓舉報者遭受不公對待,也讓執法部門聲譽掃地,面對這一雙輸的結局,富裕縣當地警方恐怕得認真反思。

今日关键词:史玉柱吃脑白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