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先生认为:陶先生才是真正的“PUA-双鸭山新闻网-社会新闻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播报稿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学员网站-顾先生认为:陶先生才是真正的“PUA

湖南卫视跨年官宣

由於顧先生不同意調解,法庭宣布休庭,未當庭進行宣判。

被告顾先生在法庭上。海淀法院供图

對此,法官向雙方詢問:「找到女朋友的標準到底是什麼?你們怎麼判斷找到了一個女朋友?」

31歲的陶先生在一家單位從事設計宣傳工作。他起訴稱,2017年,他知道了顧先生的網站,上面顯示關於教授搭訕口才專業的招生信息。此後,在對顧先生的網站進行進一步關注,並通過優酷和騰訊視頻及文字介紹,以及百度知道、360問答、QQ空間、新浪微博等平台,同時參考其對學生的效果承諾后,陶先生主動加了顧先生微信。2018年10月5日,陶先生報名參加了學費為30000元的培訓。

公開資料顯示,「PUA」即Pick-up Artist,指的是通過「套路」讓女性產生信任,進而對女性進行情感和思想上的控制。

陶先生說,每次授課場合由顧先生決定,一般選擇在人多的地方。在商場或者學校,看到有女生后,顧先生就會慫恿他:「看,那個女孩,趕緊上。」隨後,陶先生會按照顧先生教授的技巧,臨時找個話題搭訕,然後要求加微信,而此刻顧先生在現場進行跟拍。陶先生說:「這樣提高了我的自信心,讓我敢去說話,但後來我發現這樣無非就是給人洗腦,通過概率與女生搭訕。」

2018年10月6日上午,顧先生在家裡教授理論課後,便帶陶先生去學校和商場等地,教授其搭訕口才業務。總計8次授課時間不超過72小時。

此前的報道顯示,「PUA」是男性根據心理學理論等知識,通過包裝等技巧與女性搭訕獲取信任,實現對女性情感與心理進行操控的新興文化。2019年5月9日,江蘇省廳網安總隊、連雲港市局網安支隊成功查處一起搭建網站兜售非法PUA(Pick-up Artist)教程,傳播涉及實施詐騙、淫穢色情等違法信息的案件。這起案件是全國首例查處發佈違規違法PUA信息的行政案件。

今日(12月2日)庭審時,陶先生表示,自己經過多方求證得知,顧先生教授的課程與宣傳的內容不一致,而且其招收的多名學員都表示未達到宣傳承諾的效果,這才意識到自己上當受騙。另外,在此後多次交涉中,顧先生態度蠻橫,毫無退款之意,並多次辱罵和誹謗自己。后陶先生多方打探得知,顧先生從屬行業性質為民辦教育培訓機構,但其並沒有辦理《辦學許可證》與《營業執照》。陶先生了解到,顧先生部分學員的學費從30000元到46000元不等。

「他找到了,是我學員里效果最好的一個。」顧先生馬上反駁。

「我30歲了,需要找個女朋友向家裡交代。」陶先生反覆強調自己參与顧先生課程,是出於結婚等方面的考慮。同時,他承認自己在接觸顧先生前,曾經研究過「PUA」,但目的也是希望能藉此找到女朋友。參与顧先生培訓后他發現,顧先生教授的理論與「PUA」並沒有不同。

「他承諾我3至7天找到女朋友。」陶先生對法庭說。

本文来源:新京报

「無稽之談」,顧先生對自己被起訴這樣表示。他稱,陶先生在參与自己課程前,已經違反了社會公德心,學習了兩三年「PUA」的課程,「我在試圖挽救他,我拍了一個紀錄片,名稱《覺醒》……我十多年的經驗,就是為了反對『PUA』,我是『PUA』的死對頭。」

原告陶先生在法庭上。海淀法院供图

「我需要了解與女朋友的正確交往方式,以結婚為目的。」陶先生在法庭上說,他希望找到的女朋友,是以長期交往及結婚為目的,而顧先生教授自己的技巧,是以牽手、擁抱和上床為目的。

「他之前搭訕過500多人,都沒成功,在我這裏,幾天就找到了女朋友。」顧先生說,每個人對找女朋友的標準不同,男性可能以發生兩性關係為前提,女性則以表白作為標準。他認為成功地幫助陶先生找到了女朋友,兩人成功牽手併發生了兩性關係。

顧先生稱,陶先生找到了女朋友不但沒有感謝自己,反而將其起訴,這種行為屬於「恩將仇報」。顧先生表示,陶先生從事「PUA」多年,自己想通過授課來挽救他,因此不同意陶先生的訴訟請求。

作為被告的顧先生今天在法庭上準備了大量的證據,他的左手擺着自己紅色的北京大學畢業證,右手則是一篇自己與「PUA」進行對抗的文稿。顧先生答辯稱,自己從北京大學畢業后,曾經在不少大規模房地產公司工作過,自2010年左右開始教授搭訕技巧。2013年,創辦關於人際關係的交流的個人網站。「很多人小時候由於家裡和同學的壓力,不能正常和別人交流,導致內心很閉塞」,顧先生說,自己有一部分36歲左右的學員,沒有戀愛經驗,自己的課程是幫助這部分人解決問題。

而陶先生表示,他並沒有找到真正的女朋友,在顧先生教授下,自己與女生吃過三次飯,但他按照顧先生的理論,讓女生對其產生了反感。陶先生自稱,他目前沒有與女生進一步發展,還是沒有女朋友。

法庭上,陶先生表示,因為自己「年齡大了,已經30歲了,而且當時想到快過年了,想找個女朋友結婚,這才參加了顧先生的培訓。但參与之後,他發現顧先生擅自開展教學的行為違反了《教育法》《合同法》《民辦教育促進法》等相關法律法規;同時,顧先生培訓中違反社會公德和善良風俗。在培訓和聊天培訓中,顧先生教授自己以不良目的與女生進行交往,在其明知道教授無結果的情況下,引誘自己交費,涉嫌欺詐。據此,認為顧先生涉嫌「PUA」教學,請求法院判令確認雙方合同無效並返還學費30000元。

每次在實地教學后,顧先生自稱還會幫助陶先生進行總結,分析女性願意與他交流的原因。另外,顧先生認為,自己教授的是正常的交往規律,而「PUA」則是通過一些假身份進行包裝,對人進行欺騙。法庭上,顧先生認為陶先生才是真正的「PUA」,到自己這裏進行偷師。

被告:反對「PUA」近十年,教授原告是為挽救

原告:學習搭訕技巧無效,講師涉嫌欺詐

法庭辯論:如何判斷「找到了女朋友」?

被告网站上提供的合同。海淀法院供图

新京報訊 31歲的陶先生花費3萬元參加顧先生的培訓,目的是找一個女朋友。顧先生認為自己在7天內完成了這項任務,卻被陶先生訴至法院要求退還學費。今日(12月2日)上午,北京市海淀法院開庭審理該案時,兩人互指對方是「PUA」。

今日关键词:女足0-3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