薅羊毛”现象不只存在于电商平台-内蒙古新闻天天看-体育新闻nba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播报稿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信息恶意-薅羊毛”现象不只存在于电商平台

地球大陆最深点

《法制日報》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薅羊毛」現象不只存在於電商平台,通常情況下,在涉及卡券優惠、優惠碼、現金紅包類等情況時,都可能會產生「薅羊毛」現象。

「現在所說的『薅羊毛』,其實大多數恐怕很難說是違法犯罪,主要還是不符合民法中的誠實信用原則。因為『薅羊毛』分好幾種情況,有一種就是商家自己定價錯誤或計量單位標記錯誤,比如10000元標成1元,或者100克標成100斤等,這種情況確實是賣家自己的錯誤。如果消費者看到之後正常下單,很難界定這種行為是違法的,但屬於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孟強說。

今年以來,辦理該案的上海市長寧區人民檢察院已受理相關案件35件40人,詐騙金額6000餘元到24萬余元不等,目前已對其中18人提起公訴。檢察機關在辦案過程中發現,相關案件的犯罪群體低齡化明顯,其中不乏在校學生。

近日,多名在校學生利用「閃電退款」服務規則詐騙網購平台被起訴,引起社會關注。有網友評論稱,「把自己前途都薅沒了」。

定時發佈優惠信息粉絲眾多商家追捧《法制日報》記者發現,網上有不少專門「薅羊毛」的博主。這些博主除了發佈優惠信息外,還擁有自己組織的一個或多個社交群,多平台運營,帶領粉絲「薅羊毛」。

「對於一些電子商務經營模式,比如電商平台、微商、社交電商等,在發展過程中也難免會出現一些漏洞,這些漏洞可能是技術漏洞,也可能是經營者粗心大意導致的。如果發生了這種情況,沒有給予善意的提醒,而是一擁而上『薅羊毛』,可能就會把處於發展階段的商家扼殺在搖籃里。」朱巍說。

本文来源:法制日报

蕭明認為,針對此次引發大眾關注的「薅羊毛」事件,不論店鋪是否有意借「羊毛黨」惡意炒作,該up主明知賣家設置存在錯誤,還帶領粉絲惡意下單,尋求賠付,對於這樣的行為,她是不贊同的。

● 網上有不少專門「薅羊毛」的博主。這些博主除了發佈優惠信息外,還擁有自己組織的社交群,通過多平台運營,帶領粉絲「薅羊毛」。其獲得商品優惠信息的方式主要有粉絲投稿、商家主動合作、通過軟件發現優惠信息等

孟強認為,網絡平台應該積極作為,擔負起責任,不能完全按照平台流程,任由系統自行處理。「假設商家被投訴了,平台直接扣保證金,這就太不負責任。人工客服要及時跟進、分清是非,查看雙方提供的證據,判斷哪方更有道理。如果一味指望店主自己起訴到法院,這種方法過於耗費人力物力成本。如果交易平台能及時介入,會更加便捷、有效率,也節省成本。歸根結底,更多的還是要提高網絡經營者的法律意識和風險意識,搞優惠活動時謹慎一點,一旦出錯,要加強自我保護意識。」

防治關鍵在經營者運用法律積極維權近日,北京互聯網法院在網絡購物典型問題新聞通報會中點名「羊毛黨」。相關負責人直言此類案件的司法困難,「對於消費者的行為是否為惡意『薅羊毛』行為,商家很難舉證,其調查取證對法院來說也存在很大困難。」

今年7月,不少「薅羊毛」群瘋傳一條某視頻網站免費贈送一年VIP年卡的鏈接,該鏈接被分享到社交網站后,大量用戶湧入該視頻網站領取會員,導致網站崩潰。隨後,該視頻網站官方表示,這是黑灰產惡意冒領以及轉售該網站VIP會員權益的行為。

今年1月,某社交電商被曝出存在優惠券bug,發出大量可重複領取的100元無門檻通用券。隨後,該社交電商發表聲明稱,1月20日晨,有黑灰產團伙通過一個過期的優惠券漏洞盜取數千萬元平台優惠券,進行不正當牟利。針對此行為,平台已在第一時間修復漏洞,並對涉事訂單進行溯源追蹤。同時,已向公安機關報案,並將積極配合相關部門對涉事黑灰產團伙予以打擊。

該社交群內的一名資深「羊毛黨」告訴《法制日報》記者:「我關注了特別多的『羊毛』博主,都是能人。搞活動的時候就得一直盯着他們的微博,要不然就會錯過優惠。『雙11』前一天和『雙11』當天,我足足盯了26個小時,非常不容易,但買到低價商品會很有成就感。」

據了解,在「雙11」當天,多名該群成員從某女包網絡旗艦店,僅花費10元左右便購買到了價格200多元的女包。群內首先發現此項優惠漏洞的成員說:「我買了兩個包,除了號召群里的朋友們去買,還告訴兩個親戚朋友去買,就是不知道賣家會不會發貨」。

「當時我也看到了這條優惠信息,但是沒有發。閉着眼睛想想也知道,26元4500斤橘子肯定不會發貨,這樣還拍下訂單的目的,肯定是為了賠償。我是喜歡『薅羊毛』,但絕對不會『殺羊』。我們只是業餘『薅羊毛』佔小便宜的人,但一定要對得起良心。」蕭明說。

羊毛黨騙退款牟利或超低價買入商品據介紹,根據「閃電退款」服務規則,符合要求的會員申請退貨並寄出商品后,即可收到平台的退款,無需等待商品抵達平台倉庫。此次在校學生利用「閃電退款」服務規則詐騙網購平台一案中,犯罪嫌疑人均是通過申請退貨騙取平台的退款,但實際上並未將商品退回,而是佔為己用或者出售牟利。

隨後,《法制日報》記者聯繫到該女包旗艦店工作人員。對方稱,已注意到了這些超低價訂單,但並不清楚「羊毛黨」是如何操作的,竟能購買到如此超低價的女包。「好在這些訂單數量不算太多,而且其中有些款式是清倉款,虧損自然有,但還是會正常發貨,以避免被投訴造成的更大損失。」

孟強認為,隨着移動終端的普及,我國手機用戶數量飛速增長,再加上電商快速發展,這些都導致信息傳播更加便捷。一旦「薅羊毛」有利可圖的消息廣泛傳播,將形成一种放大效應。「其實這些『薅羊毛』的案例並不鮮見,發生此類情況可以通過對合同效力的解釋來解決問題。」孟強說,「羊毛黨」違反了民事法律之中的誠實信用原則。

「現在的推廣費往往大於低價商品的成本。就店鋪而言,除了一些網紅開的店,其他店鋪如果要做起來,前期需要投進去的推廣費數額非常大,所以很多商家選擇賠錢賺流量,先把店鋪流量刷上去再說。這樣一來,他們也會找到我們這些擁有一定粉絲數量的博主,將優惠給我們,讓我們號召粉絲去購買這些低價商品,幫助店鋪增加流量。」蕭明說。

此前,還有一家水果網店因為操作失誤,將「26元4500克水果」設置成了「26元4500斤」。某up主發現后,帶領粉絲湧入網店瘋狂下單,導致店鋪相關商品產生了高達700萬元的訂單金額。之後,被「薅羊毛」的店鋪發出公告,聲稱因為此次操作失誤,店鋪已無力承擔,即將倒閉。

隨着網絡商品交易日益發達,「薅羊毛」現象越來越常見。近日,《法制日報》記者對此進行了採訪。

北京浩天信和律師事務所上海分所律師文淳光表示,儘管圖書館「借」書行為違背了誠信原則,但事實上並未有相關法律明確規定屬於違法行為,從事件本身分析,學生「薅圖書館羊毛」應為圖書館管理存在漏洞。

類似「雙11」這樣的大型促銷活動,更是「羊毛黨」的盛宴。「雙11」過後,《法制日報》記者加入到一個「薅羊毛」社交群中,不少成員分享了在同一家女包店鋪的「神價」訂單。

連日來,隨着被「薅羊毛」到閉店的水果網店事件不斷發酵,有網友曝出,該網店系抄襲他人店鋪信息致使錯誤發生,且店鋪負責人稱自己是四川果農的身份也被質疑是偽造。

「薅羊毛」佔小便宜是正常的消費心理,有人卻故意利用商家規則漏洞,註冊無數小號惡意套取巨額賠償金,「薅羊毛」薅進了班房。近日,上海市青浦區檢察院以詐騙罪對被告人李某甲等8人提起公訴。11月11日,青浦區人民法院對其中3人作出一審判決,3名被告人獲刑二年至三年六個月不等,並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至三萬元不等。

此前,根據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檢察院發佈的消息,1993年出生的黃小天使用腳本程序,批量虛假註冊了某母嬰App的20萬個賬號,並篩選出兩萬多個可以參加「奶粉買一贈一活動」的賬號出售謀利。通過這個途徑買奶粉的的「羊毛黨」,「薅」走奶粉約兩萬多桶。

獨薅羊毛不如眾薅羊毛?8人薅"美團"20餘萬被公訴

北京理工大學法學院副教授、中國法學會民法學研究會副秘書長孟強認為,「羊毛黨」的行為可能會侵犯其他消費者應有的權益。「有一些優惠是商戶願意給所有消費者的福利,但是被『羊毛黨』都拿走之後,就可能導致商戶不敢再提供給消費者正常優惠,損害了其他消費者應該得到的合法權益,同時也會助長社會上佔便宜、不誠信的風氣。」

《法制日報》記者在採訪中注意到,一些超低價「薅羊毛」訂單產生的背後,的確也可能暗藏商家的營銷意圖。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中心研究員朱巍認為,「薅羊毛」除了對正常消費的用戶利益有所損害之外,對於電商平台經營者來說,也不利於其長期發展。

「我有自己的工作,『薅羊毛』這件事完全是我的業餘工作。剛開始就是自己喜歡通過一些返利軟件尋找優惠信息,後來看到特別便宜的優惠信息就會分享到微博,賺取一定的返利,然後就逐漸把這個賬號發展到了現在。」蕭明說。

大V自曝薅大學圖書館羊毛 律師:圖書館管理存漏洞

蕭明(化名)是一個擁有70萬粉絲的「薅羊毛」博主,每天會發佈15條左右的優惠信息。她告訴《法制日報》記者,自己運營這樣一個賬號純粹是「無心插柳柳成蔭」。

朱巍則認為,明顯看出是商家標錯價,卻依舊鑽空子,還要其兌現承諾,不僅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如果數額很大,還可能涉及敲詐勒索,情節嚴重的也有可能會觸犯刑法。

● 「薅羊毛」不僅對電商平台經營者的發展不利,也損害了消費者的權益。防治「薅羊毛」,最重要的是平台和商家要做好相關工作,包括相關規則、制度的制訂。一旦出現問題,或被別人惡意解釋,可以尋求法律幫助,申請撤銷

● 隨着網絡商品交易日益發達,「薅羊毛」現象越來越常見。類似「雙11」這樣的大型促銷活動,更是「羊毛黨」的盛宴。檢察機關在辦案過程中發現,相關案件的犯罪群體低齡化明顯,其中不乏在校學生

蕭明說,目前她獲得商品優惠信息的方式主要有三種,一是粉絲投稿,二是商家主動合作,三是通過軟件發現優惠信息。

「防治『薅羊毛』,最重要的還是平台和平台內的商家要做好相關工作,包括規則、制度的制訂,不要犯標錯價這種錯誤,這是一個最基本的要求。同時,商家也要誠信,不要搞惡意營銷。在互聯網環境下,要求零差錯不太現實,一旦出現問題,或被別人惡意解釋,可以尋求法律幫助,申請撤銷。」朱巍說。

「如果賣家是基於重大誤解掛出的商品信息,比如以為自己寫的是4500克,沒想到寫的是4500斤,相當於對自己的行為產生了重大誤解,在訂立合同時就已經對自己顯失公平。對於這種重大誤解,根據合同法,是可以請求法院去變更或者撤銷合同的。或根據民法總則,也可以請求法院撤銷合同,雙方互相返還商品金額和商品即可。」孟強說。

今日关键词:UZI反超王一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