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进锋持刀从西卧室冲出来朝刘某某、任某丽身上乱砍、乱捅-海兴新闻-天津旅游资讯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播报稿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某莉被害人-张进锋持刀从西卧室冲出来朝刘某某、任某丽身上乱砍、乱捅

哈登54分

經鑒定:任某莉系重度顱腦損傷死亡;任某睿、任某麗、任某丹均系失血性休剋死亡;劉某某屬輕傷一級。

作案后的張進鋒走出任某成家,在村民馬某仁家門口休息期間企圖自殺,經前來查看情況的村民馬某濤勸阻放棄。張進鋒提刀走出巷子後用手機撥打110報稱自己將妻子殺死了。此時被村民張某傑找來且已向職田派出所報警的村支記張某成、村民張某周、馬某明等人攔住,並讓其交出殺豬刀。張進鋒交出刀后,張某周將殺豬刀存放村民馬某濤家保管。后張進鋒被趕到的職田派出所民警抓獲。

本文来源:新京报

當晚,被告人張進鋒再次來到任某成家告知未能取出家中存款,自己準備次日外出打工,打工后將工錢寄回家中,同時邀請任某成、任某麗去街道飯店協商。被拒絕後,張進鋒認為自己和任某麗多年的積怨均系任某成從中作梗,遂心生怨恨,產生捆綁任某成逼其姐弟就範,否則即殺死任某成的念頭。回到家中,張進鋒把自家的一把殺豬刀和一截鐵質水管藏在衣服內,返回任某成家中。此時,任某成不在家中,被害人任某莉(任某成之妻)、任某睿(任某成之子)、任某麗、張某某(張進鋒之子)及來任某成家走親戚的被害人任某丹(任某莉之姐)、劉某某(任某成岳母)均在東卧室內。張進鋒按計劃在一進大門西北角的廚房藏匿殺豬刀準備作案時,被前來廚房吃晚飯的被害人任某莉撞見,為防止事情敗露,張進鋒即用攜帶的鐵質水管擊打任某莉頭部,后持刀在其頭、脖、臉部亂砍,致其倒地。隨後,張進鋒藏匿到廚房隔壁的西卧室等待,伺機殺害任某成。此時聽到任某莉喊叫聲的被害人任某麗、劉某某及張某某一起從房間來到廚房查看情況。在詢問任某莉確認是張進鋒作案后,任某麗讓兒子張某某取來自己手機撥打110電話報警,劉某某拿出手機撥打任某成電話。此時,張進鋒持刀從西卧室衝出來朝劉某某、任某麗身上亂砍、亂捅。張某某看到后大聲喊叫並用小木凳扔砸阻止,張進鋒不顧兒子張某某勸阻連續砍刺致任某麗倒地。劉某某、張某某先後跑出家門找人報警。此時,被害人任某丹從東卧室出來,見狀拿起小木凳扔砸張進鋒未果逃進東卧室,張進鋒提刀追入,任某丹持保溫瓶扔砸未果,並從炕上抱起被害人任某睿,張進鋒揮刀亂砍。後任某丹將受傷的任某睿棄于炕上朝屋外逃跑,張進鋒追砍任某丹,將其砍倒于房內。

新京報快訊 據陝西省咸陽中院微信公眾號消息,12月3日,咸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在旬邑依法公開開庭審理被告人張進鋒故意殺人案,併當庭宣判,判決被告人張進鋒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當庭宣判咸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查明:被告人張進鋒與被害人任某麗未能正確處理婚姻家庭矛盾,致夫妻關係長期不和。2017年10月,二人發生矛盾后,任某麗外出打工至2018年春節回家。其間二人又發生矛盾,任某麗再次外出打工。其外出打工期間,張進鋒獨自在家照顧兒子張某某,自己或者通過親戚多次勸任某麗回家,均未果。2019年2月4日(除夕),任某麗帶兒子張某某回到同村居住的其弟任某成家,共同在任某成家中過年。張進鋒自己並通過親屬等中間人多次到任某成家勸任某麗帶兒子張某某回家,任某麗提出保管家中存款才回家。2月8日中午,在中間人的調解下,張進鋒同意將存摺交於任某麗保管,后擔心任某麗管錢后與自己離婚,其人財兩空,遂不願將存款交其保管。

庭審現場法院認為,被告人張進鋒不能正確處理婚姻家庭矛盾,遷怒於他人,持械報復行兇,傷及無辜婦孺,致四人死亡一人輕傷,其行為已構成故意殺人罪。張進鋒犯罪手段特別殘忍,犯罪後果極其嚴重,社會危害性極大,應依法嚴懲。張進鋒作案后能主動向公安機關電話報警投案,歸案后供認犯罪事實,系自首,但是其所犯罪行極其嚴重,依法不足以對其從輕處罰。故依法作出上述判決。

庭审现场

今日关键词:国足vs日本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