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某听力康复中心虐童-最热门的游戏-考研资讯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播报稿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森森一个-北京某听力康复中心虐童

李天一狱内组乐队

但很快,密集曝光的虐童證據,讓家長們的情緒迅速切換到心痛和憤怒。

這些家長均不是北京本地人,大多來自四五線城市的縣城、鄉鎮。有的在工廠打工,有的做點小生意,收入水平普遍不高。

延慶政府成立的聯合調查組進駐康復中心后,家長們被安排在附近的賓館住宿。11月30日,家長們陸續收到了1000元的慰問金並被要求回家等消息。

林靜確信,爆料中描述的是事實,但先天存在聽說障礙的女兒無法訴說自己經歷了什麼。

11月27日晚9點40左右,名為「憂傷的少校」的網友發佈了一段微博視頻。視頻中,一位短髮女子用笤帚戳打一名男童,並將他按在床上。房間里哭聲震天,但坐在對面的另一位成年女子低頭玩着手機,似乎已習以為常。

康復中心的另一位負責人巴恩州,也第一時間接受媒體採訪,表示爆料是「斷章取義」,並邀請媒體和社會各界監督。

其它孩子的情況與森森總體接近。10月底,家長陳夢去看望孩子的時候,「孩子臉髒得幾個月沒洗」「額頭一個青斑」「鼻涕把嘴邊都糊住了」,她當即便做出了把孩子接走的決定。

偷喝馬桶水箱里的水、撿食地上沾滿污垢的飯粒、被人騎在身上毆打……這些遭遇發生在一群三四歲的殘疾兒童身上。施虐者是康復中心的老師。

目前,調查結果仍未公布。北京澤博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昊宸認為,如果該康復中心虐童事實成立,該機構相關人員可能構成多項罪名。

與這裏的其它孩子不同,森森不僅存在聽力障礙。4個月大時,先天失明的他在北京接受了眼角膜移植手術,因此得見光明。禍不單行,再長大一些的時候,家人發現森森對外界聲音基本沒反應。

李明是森森父親在北京當兵時的戰友。他理解老戰友的無奈,畢竟老家沒有好的康復機構,父母自然認為孩子來北京能得到更好的治療。因此,並不寬裕的森森父母,願意花每個月4800——相當於夫妻倆一個月的收入,並且忍受骨肉分離,把孩子送到北京治療。

至此,北京明聲聽力康復中心的「內幕」被層層揭開,縈繞在一眾家長心頭的疑惑也有了答案。

有一回,李明稱想上廁所都遭到了阻攔,他借口內急就往裡走。「廁所味道非常刺鼻,老師解釋說孩子有專用廁所。」李明愈發懷疑這個所謂的「康復中心」有貓膩。

偏偏,他們的孩子有聽力障礙。一方面,老家沒有專門的聽障兒童康復機構,另一方面,囿於信息差與知識水平,家長們難以辨識外地此類機構的資質。

山東聊城的孟琳看到孩子被老師騎在身上的照片,「心痛得要死」。事後,她曾想帶兒子去醫院檢查,但情緒崩潰的兒子「進醫院就鬧」……

但一切或許只是假象。工商信息顯示,張力口中開辦九年的康復中心去年才在延慶登記。延慶政府在通報中稱,涉事康復中心並無從事殘障兒童看護、康復等經營的資質。

森森媽媽還記得,送走孩子的那天,她是哭着回家的。想孩子的時候,夫妻二人會請求園長張力拍攝森森學習玩耍的小視頻。很多短視頻中,森森騎著兒童車,身邊有兩位年輕老師總是溫柔地上前去擁抱他。

「你們能信任我們把孩子交給我們,我們也一定會交給你們一個優秀的寶貝。」「孩子受了那麼多罪依然這麼頑強努力樂觀,我們必須要讓他有一個全新的未來。」「放心吧,老師每天都會關注孩子各方面情況。」溝通中,張力再三承諾會盡心照顧每一位孩子。

目前,張力的手機號顯示停機,另一負責人巴恩州和招生老師王鳳的手機則處於關機狀態。

「聽障群里的一個家長說明聲的康復效果好,他們家就是在那兒康復的。」森森爸爸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自己是被家長推薦來的,但出事後這名介紹人的微信賬號已註銷,他懷疑康復中心有「托」。

誆騙大多數家長和森森父親的想法一樣。事發后,在由受害兒童家長組成的微信群聊中,心碎的父母們你一言我一語地拼湊出陷入該康復中心「騙局」的始末。

「建議從以下方面進行監管:一是政府對其設立資質嚴格把關,並進行年審;二是加強社會監督,建立社會巡視制度,可由民政局和婦聯牽頭,邀請家長、醫生、教師、律師、司法人員等不定期參觀這類中心,與康復中心的兒童進行單獨交流;三是媒體監督;四是加強科技監督,在中心內容設置攝像頭、監控器等。」彭海青教授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本案中因為虐待行為基本不存在隱秘性,比如餓肚子、尿味都是很容易發現的,所以很可能是單位犯罪,是共謀的結果,對於單位和具體的責任人員都應當以虐待被看護人罪科以刑罰——單位罰金,具體責任人員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同時構成故意傷害罪且故意傷害罪刑罰更重的情況下,應以故意傷害罪處罰。」

還有許多家長給中國新聞周刊提供了與該康復中心「園長」張力的微信對話。在與家長的聊天中,張力儼然一位「愛心媽媽」。

「只是活着。」11月27日晚間,有大V在微博爆料,北京明聲聽力康復中心「是暗無天日的地獄」,環境髒亂差,老師長期虐待殘疾兒童。

但二人很快被「打臉」。28日下午5點左右,延慶區政府發佈通報稱,犯罪嫌疑人張某、李某某已被延慶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事發后,家長們也各自檢討自己的一時輕信。但實際上,當機構的「托兒」混入焦慮的聽障兒童家長群,偽裝成「成功康復孩子的家長」,或者是「專業從事聽障兒童康復的善良女教師」,外地的家長很難不動心。

接到老戰友反饋,森森爸爸半信半疑。在他的印象中,園長張力盡職盡責,他想再觀察看看治療效果。

此次疑似虐童事件被曝光之後,還有一個更迫切的問題被提出:全國還有多少像北京明聲聽力康復中心這樣資質欠缺、管理不善的機構,還有多少在這類特殊場所卻不被善待的孩子?對於涉及殘疾兒童、殘障人士的康復機構,監管部門又應承擔什麼責任?

現在想來,這些場景,可能是康復中心的人「演」出來的。

「地獄里的童年」10月底,森森媽媽接森森複查眼睛。在康復中心接待室見到兒子的時候,森森發著燒,「黑乎乎」的額頭有一個鼓包,身上散發著尿味。

過去的幾個月里,李明多次受友之託,到這裏看望一個來自陝西漢中、名叫森森的孩子。

照片顯示,垃圾、糞便在康復中心內隨處可見,體型肥胖的女老師騎坐在一名男童身上,男童面部貼地表情痛苦……

此後,森森還表現出了超越成人的飯量,如果手裡沒有抓着吃的東西,他會變得暴躁。而聽力複查結果顯示,森森的聽力有明顯下降。

娟娟則抽身的更早,今年5月知道孩子感冒半月未愈的消息后她便接走了孩子。當時,兒子的頭髮上全是灰,回去的路上咳嗽嘔吐無法站立。

還有一個來自河南的家長娟娟則是被該康復中心「園長」張力發佈的康復視頻打動,就在今年二月將孩子送去了明聲,當時張力承諾,孩子學習一個月便能開口說話、分辨五官。

女兒低着頭不敢看林靜。回家后,她在女兒的下巴、背部、腰間等處發現了淤青。以往活潑的女兒患上了「陌生人恐懼症」,常被噩夢縈繞,徹夜難眠。

張力還在微信簽名中寫到:「一輩子服務於兒童康復行業,只願孩子們早日康復回歸主流社會。」

殘疾人、兒童、虐待,這三個詞語任意組合,都足以引起輿論關注。很快,不斷有媒體電話打到該聽力康復中心。一開始,該機構負責人回應媒體稱,網絡上的視頻和圖片確是在康復中心內拍攝,但為「離職員工惡意發佈,部分視頻斷章取義,不存在虐待殘障兒童」。

貓膩北京市中心向西北方向90公里是延慶區的后呂庄村。最近,這個郊區的偏僻村落,因為一家聽障康復中心虐童的嫌疑而「聲名大噪」。

當晚10點半左右,「互聯網資訊博主」喬凱文也在微博爆料,北京某聽力康復中心虐童。「一個老師提着孩子踹他屁股……一個孩子被扇臉,扇出鼻血。」教師無資質無健康證,康復環境骯髒,並上傳了圖片證據。

身在外地的家長們,接到消息的第一反應大多是不相信。「這可是北京的康復中心,怎麼可能?」「是不是孩子不小心摔倒受的傷?」

2019年7月1日,在2歲生日當天,他被媽媽託付給了明聲聽力康復中心的園長張力。此後的幾個月里,他再沒有見過父母。

河南安陽的林靜第一時間趕往北京,她3歲的女兒已在爆料所稱的康復中心接受了近10個月的「治療」。

李明是最早發覺這家康復中心不對勁的人之一。因為,每當他帶着零食去延慶看望森森時,總是被工作人員以各種理由阻止進入康復中心。

11月28日下午,明聲聽力康復中心所屬的延慶區通過官方政務微博賬號發佈通報稱,對於網傳延慶某康復中心兒童被打情況,已成立由多部門組成的聯合調查組開展調查,有兩位犯罪嫌疑人已被延慶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11月28日下午1點,在瀰漫著異味的康復中心,她見到了30多位身着單衣的兒童。當天,當地最高溫僅有2℃。

調查家長們的憤怒如火山般爆發。11月28日上午8點,張力對陳夢解釋,爆料系被開除的老師惡意誹謗,康復中心中心已報警處理。「家長都幫我們澄清一下。」

涉事的北京明聲聽力康復中心就建在後呂庄村村委會的隔壁,一幢淡黃色的二層樓房矗立在路邊,門前是一片約300平米的運動健身場地。

李明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只能在主體建築外類似傳達室的地方與孩子見面,「大概一個四五平米的門廳里。」有一次,他發現森森耳後都是污漬,看上去像多日未洗澡。給孩子一塊麵包,孩子狼吞虎咽,像是餓了許久。李明問機構老師,森森的日常表現如何,老師卻說不出孩子的具體情況,只是含糊地表示,一切都好。

北京理工大學法學院訴訟法所所長、教授彭海青認為,不能否認大多數康復中心的設置對於兒童本人康復、減輕家庭與社會負擔都具有積極意義,但若存在監管不利則會產生消極影響,甚至違法犯罪。

(本文中家长姓名皆为化名)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今日关键词:美国持刀伤人事件